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

讓農村孩子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這個學校做到了!

2020-11-19 10:51
來源:半月談網

周小華校長與學生交流閲讀體會--張麗芸-攝

半月談記者 趙葉蘋 夏天

在這個手機“霸佔”眼球的時代,輕閲讀、淺閲讀、碎片化閲讀成為社會常態,如何讓學生愛上閲讀?在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,保亭中學校長周小華推出一項創舉——全校實施“開放式自主閲讀”,將沉睡在圖書館裏的上萬冊圖書搬到教室、走廊、架空層大廳,設置書架、擺好桌椅,讓書籍全方位包圍學生,靜候孩子們的翻閲。

這項創舉實施5年來,保亭中學悄然發生着變化:學生的閲讀量增加了,寫作能力提高了,學生們更愛思考了,校園書香氣更濃了……

“書不怕丟,怕沒人看”

保亭中學育才樓一樓大廳是一處完全開放的書吧,牆邊、立柱四周的實木書架上擺滿了圖書。傍晚時分,高三學生劉贏銀和同學相約此處。她舉着書,昂着頭,霞光和目光一起照射進書裏,時間在此刻凝固。

在保亭中學,這樣的畫面俯拾皆是。5年來,受惠於“開放式自主閲讀”的創新實施,書籍變得與空氣、陽光、自來水一樣,成為學生們的生活必備、學習元素。

2015年9月,周小華擔任保亭中學校長。上任伊始,為深入瞭解這個少數民族山區縣基礎教育薄弱的真正原因,他花了兩個月時間,走了十幾個鄉鎮,家訪了上百名學生。家訪時他發現,這裏農村孩子的家裏,“除了教科書,幾乎沒有別的書”。

隨後的調查還發現,半數中學生基本沒有課外閲讀,少數學生能讀課外讀物,但閲讀的種類單調,閲讀品位低,以雜誌、娛樂讀物為主,涉足經典著作的少之又少。

“學生回家沒書讀、不讀書;學校圖書館的10萬冊藏書則大多沉睡,極少有師生借閲。學生放學,圖書館下班,一道門將書籍和學生硬生生隔開了。”周小華説,書不閲讀,它就是死書。

周小華突發奇想:“何不將圖書搬到室外,搬到學生的眼前、手邊,簡化借閲手續?”起初,周小華的倡議遭到一些教職員工反對,他們擔心“書丟了怎麼辦”。

“書不怕丟,怕沒人看。實在忘了還,那就留作紀念。”在周小華的堅持下,校圖書館5萬多冊圖書被搬到學生眼皮子底下。

除了育才樓下的開放書吧,高中教學樓的走廊裏,靠牆擺放着一米高的坐凳式書架,學生們可彎腰選取,坐下閲讀;初中教學樓,每個教室增設一個書架,精選300本圖書,每學期各教室間流動一次。

學校裏書本隨處可見,學生可以隨時取讀,自由借閲,只需在借閲冊上自行登記年級、姓名、書名和借閲時間,還書時畫“√”即可。“學校不會着急讓我們還書,只會在學期結束前廣播提醒一下。學校很信任學生,我們也不會讓學校失望。”高三學生連豔彤説。

在這裏,閲讀是一門課程

手機強勢入侵,書籍即便被擺在眼前,大概率仍被漠視。要讓圖書館沉睡的書籍煥發生機,將它們搬出圖書館僅僅是第一步。

為引導學生愛閲讀、會閲讀,保亭中學開設並編寫了名為“閲讀與成長——開放式自主閲讀”的校本課程。該課程設立閲讀課、自主閲讀和能力訓練3個模塊,每個模塊都有詳細的教學內容、方法、目標,並根據不同年齡段採取有針對性的課程安排。

閲讀課和自主閲讀課每週一課時,由語文老師負責組織實施,主要講授選書、閲讀的技巧和方法、注意事項等。

能力訓練則通過一系列的課內課外活動加以保障,通過開展讀書筆記展、讀書報、經典誦讀、漢字聽寫大賽、徵文活動、演講比賽、讀書彙報、師生共讀一本書等活動,將讀、寫、説統一起來,循序漸進地提高學生的閲讀能力和思維能力。

比如,高一、初一的語文課堂會開展讀書分享會活動,課前拿出10分鐘,讓學生自告奮勇上台分享自己的讀書體會,凡是分享的同學給予一個證書,以讓學生們感到讀書多的人是令人敬佩的人。

還比如,學校要求學生撰寫讀後感,學校創辦《小草》語文報、《晨星》讀書報,用於刊登學生的優秀讀後感、讀書筆記,培養學生讀與寫的興趣。

高一學生黃碧在《擺渡人》一書的讀書筆記中寫道:“禁錮我們的從不是世界,而是內心的怯懦。真正的救贖,是來自心裏的自我成長和勇氣。”

看着一篇篇或靈動、或深思、或俏皮的文字,周小華欣慰地笑着説:“一個愛閲讀的孩子,即便考不上大學,他的人生也必然是豐盈的。”

為進一步勉勵學生認真閲讀,開學之初老師會向學生推薦幾本書,期中期末考試時,針對推薦書目出6~10分的試題,以此考察閲讀效果。

閲讀涵養學生,成就學校

保亭中學的育人目標是“好身體、好習慣、愛閲讀、會思考”。5年實踐,“開放式自主閲讀”創新舉措默默涵養了學生,成就了學校。

對於高三學生陳大翔來説,初中時期的那本《魯濱遜漂流記》顛覆了遊戲和閲讀在他心中的排序:“直到看完我才發現,閲讀的體驗遠比遊戲更加身臨其境。”他還告訴半月談記者,最近他從一本書中瞭解到深圳的發展歷程,“讀完後我很好奇深圳的模樣,明年的高考志願我想填報深圳附近的大學”。

喜歡旅行的李施雲一直沒有機會走出保亭,愛上閲讀後,她迷上了用心靈去“旅行”,通過書本瞭解祖國的山川大河和悠久歷史:“從書裏我知道長城的建造歷經兩千年,瞭解了它的雄偉壯麗。”

閲讀帶來的變化是隱形的,也是顯性的。從數字上看,2016年前,該校初一學生每學期人均閲讀量僅2.6本,一年後提升到16.2本。“以前很多學生句子都寫不通順,口頭表達也很平凡,如今不僅表達能力強,還思考得很深。”高中語文老師邱雲婷説,提倡閲讀也與初高中語文新課標的要求完全一致,與高考語文試卷閲讀量日益增加的導向相一致。

5年來,書籍成了學校和師生間誠信的紐帶。學校藏書量不僅沒少,反而多了很多。除了校友和社會捐贈,每個初三、高三學生畢業時給母校贈送一本最喜愛的書,並寫上對學弟學妹的寄語。“校友情誼和閲讀文化就這樣傳承下來。”周小華説。

2017年,保亭中學榮獲全國閲讀示範學校。學校高考升學率逐年攀升,更多中考高分生願意留在縣中讀書。2020年,學校集體榮獲海南省“五一”勞動獎狀。

“飽讀詩書的學生由內而外散發的氣息都不同了,孩子們目光更有神、神態更平和,影響得整個校園都變得寧靜優雅起來。”周小華説,學生們養成愛閲讀、會閲讀的習慣,上述成績便自然而然地獲得了。


責任編輯:王靜

熱門推薦